又忙又累,身体如何吃得消?学教练式管理,老板解放,业绩暴涨! 点击咨询详情
101期教练式管理
NLP学院网全国分院图
首页   >   心理新闻  >   TA新闻  >    内容

TA落幕:沟通分析技术培训第五天现场报道

作者:吴晓丽|文章出处:曲伟杰心理学校|更新时间:2010-07-20

  如此美丽的sham(害羞)

  今天的课是接著昨天的人类与生俱来的九种基本感情讲起的,讲到第九种情感Sham(害羞)的时候,翻译张老师说她自己有一个例子。托马斯让她跟大家讲出来,还没等开口,张老师已经满面通红,大家都有些疑惑。她说:“我女儿今年三岁,因为我自己的牙齿特别不好,所以我一直不让她吃糖。在这件事上我是特别严厉的。所以我女儿有时会藏糖,如果一被我发现,她马上会变得很害羞”“但是现在即使允许她吃糖,她也要把糖藏起来吃,我没有办法让她不那么做。对于这件事我不单是感到害羞而且感觉愧疚!”

  女儿的害羞是孩子与外界沟通的一种方法,是一种生存的本能。妈妈的害羞则是一种深沉的母爱,那一瞬间的脸红就像一朵花儿绽放,美丽而又可爱!

  签订合约的演习

  接下来的课程内容都是围绕contact(合约)进行的。咨询师与来访者签订明确的合约是运用TA技术咨询的一个不同之处。合约中明确什么是咨询师能做的,什么是来访者该做的。只有达成了这种一致,咨询关系才能建立。签订合约的程序是以TA 理论的基点“I’m ok,you’are ok(你行,我也行)”为制定依据的。

  下午课的课上,托马斯作咨询师,一位女学员做他的来访者。咨询开始之前,托马斯要求学员找出即将进行的咨询中咨访双方的ego state(自我状态),以及其中是否出现discount(漠视)、racket feeling(扭曲感)以及games(游戏).一位学员观察来访者,另一位学员观察托马斯。托马斯笑著对左侧学员说:“如果你们愿意看我也可以,但我要问你们关于来访者的问题”,学员们呵呵笑。

  来访者的困扰是:朋友们都很喜欢她,她也爱他的朋友们,但她总觉得很难与他们真正走近。来访者从小是被祖父母带大的,回到父母身边后,她一直感觉很难融入家庭当中。在咨询过程中来访者经常说“我自己的事我知道,你不知道,你应该问我问题”“我期待你回答我”“你说的我全知道,但走出这里我就都做不到了”,而且中间有两次她要转身离去,或是要求换咨询师。而咨询师托马斯一再说些类似于“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事情”的话,以调动来访者自己澄清问题,承担起自己该承担的责任。

  不同于来访者的急切与烦躁,托马斯时常有一些特别随意的动作。比如懒散地躺在椅子上,站在椅子后面把胳膊拄在椅子背上。面对来访者的“Yes,but game(‘是的,但是’游戏)”,托马斯当即用孩子似的调皮进行转移并给来访者以反馈。面对来访者的命令,托马斯直接反馈,“你居然告诉咨询师怎么做”。面对来访者的要求离开与要求换人,托马斯马上反应:“在生活中,你是不是也经常和你的家人和朋友一样也这么没耐性”。但采取这些对策的时候,托马斯的态度是温和的,眼神是真诚的。经过N个回合的交锋之后,来访者与咨询师之间终于握手言和。

  托马斯的第一个问题是;咨访双方是否达成合约,经过举手表决,多数人的意见是达成了合约。因为最终两个人都是以成人状态达成了协议的。托马斯肯定它是以成人状态结束的,而来访者也承认了这点。托马斯解释说,我之所以与她签订合约的原因是:她能与祖父母相处很好,所以也能受到朋友们的欢迎,我能从中发现她的一些人生脚本。

  托马斯又要求学员们画咨访双方的自我图。结果学员们所描述的图与托马斯的结果是基本一致的。托马斯说:“我觉得大家学得很认真,而且能够运用得也非常好”。学员们给托马斯的自我图中的FC(儿童的自由状态)很高的打分。托马斯问大家是从哪看出来的。学员们说从他一些随意的动作和表情。托马斯解释道,我是有意那样做的,因为我发现她有控制人的倾向,所以我有意扮作儿童让她把她控制人的倾向尽情发挥。

  经过演习和解释,在15分钟的时间内,有著30多年咨询与治疗经验的托马斯让学员们受益匪浅。

  临行之前

  有相聚就会有分离,正如有花开就会有花谢。

  临行之前,学员之间有太多的话要说,三三两两聚在一起攀谈著、约定著,“咱们网上联系”“有机会去我那玩”。

  临行之前,学员们拍了太多的照片,与托马斯,与翻译,与同学,与曲伟杰心理学校的老师。他们还拍下了闲置在地上的牌匾“愚蠢是对烦恼的放大,智慧是对幸福的敏感。”“感激也是一种回报”。

  临行之前,学员送给托马斯礼物,有中国结有福娃。

  临行之前,学员们抓紧时间向陈思老师“取经”,问学校的学习动力训练营等活动是怎么个办法。向曲老师问他对TA中一些概念的理解,问回去后该怎样学习。

  临行之前,曲伟杰校长代表学校送给托马斯礼物,仍然是一套福娃。

  临行之前,曲伟杰校长又一次向托马斯发出邀请:“明年大约在冬季,我们还会邀请你来讲课,但有一个条件,你得用汉语讲”说完,他哈哈大笑,应该是捡到便宜了。“这个都没问题”,托马斯马上用汉语回答,丝毫都不示弱。

  临行之前,托马斯说,他希望将来中国也可以承办TA教师资格认证的考试,答辩委员会的评委中会有他的中国学生出现,这样中国人就不需要用英语进行答辩了。“这也是我来中国讲授TA的原因之一。”

  落幕后的戏剧

  本以为TA已经落幕了,但开车送托马斯先生到机场的马老师又带回来这样一个消息。

  24号早晨,已经托运完行李,拿到了安检牌,马上就上飞机的托马斯,忽然发现手上的戒指不见了,随之而来的是托马斯脸色骤变。马老师赶紧问戒指值多少钱。因为离飞机起飞的时间已经不多,他想确定一下这个戒指到底有没有找的价值。托马斯说,戒指不值太多钱,但意义却非常重大。那是他妻子送他的订婚戒指,他已经戴了几十年了,是无价之宝。开车回宾馆找已经来不及了。同去送行的周勇老师马上给这几天负责与托马斯讲课相关事务的王立群老师打电话,要他马上去宾馆找。王立群立即赶往宾馆,经过极速思考与快速查找之后,机智而又细心的小伙子在宾馆房间的地上找到了那个调皮的戒指。然后飞速打车送到机场,在飞机起飞之前戒指送到了托马斯手上,托马斯看著戒指感动的几乎流下眼泪。

  过一会,周勇老师也回来了,刚进门的他还没说话便已露出了灿烂的笑容,这笑容使他看起来特别帅!无须询问,我们就感觉的到那是胜利的笑容,也是放松的笑容。

  这时,学校的各个房间里几乎都在谈论这些事,人们有著相同的感慨和感动。感动于六十多岁的托马斯对于妻子的深情厚意。

  在开往北京的飞机上也会有著一份深深的感动!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