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忙又累,身体如何吃得消?学教练式管理,老板解放,业绩暴涨! 点击咨询详情
101期教练式管理
NLP学院网全国分院图
首页   >   心理新闻  >   人本主义新闻  >    内容

岳敏君的笑脸与人本主义之殇

作者:九幽|文章出处:中国NLP学院|更新时间:2010-07-27

       《时代周刊》评价岳敏君说,他是“描绘出中国的人”,事实上这只说对了一半。岳敏君以中国人的脸谱为原形描绘了一个时代,而这个时代不仅仅属于中国,它是东西方交融下在中国发生的一个具有世界意义的人类精神现象。

  具体地说,岳敏君百无聊赖的笑脸是中国传统的泛神论和西方人本主义媾和的产物。也就是说,岳敏君的笑脸有一半血统来自西方,而且这一半血统属于父亲的血统。

  泛神论固然使人生缺乏明确的终极目标,但与泛神论并驾齐驱的“天人合一”思想,至少还使传统中国人的精神不乏空灵。若不是人本主义的强力入侵,中国人尽管空虚,还不至于达到百无聊赖的程度。

  始自文艺复兴的宗教人本主义最终走向世俗人本主义,成为现代历史的精神根基。这一被人类高举的大纛恰恰是现代历史沉沦的源头。人本主义的最终发展是人类离弃神转向世俗社会,其结果是人类中心主义和自我中心主义的泛滥。

  人本主义是一种巴别式的堕落,其真正的源头始自上古人类建造巴别城和巴别塔的行为,比文艺复兴更为久远。人本主义是文艺复兴、特别是启蒙理性后人类对巴别的理论化和系统化,它使巴别时代的堕落成为具有世界历史性质的人类整体沉沦。

  人本主义的悲剧在于,它美好的以人为本的愿望,因着人与神关系的割裂而成为彻底的乌托邦。人本主义的宗旨是人的尊严、自由与幸福,而其结果却与这一切完全背道而驰。现代历史一切问题的症结都出自人本主义这一最具欺骗性的学说,包括西方人的堕落,中国人的虚空,以及当代文化、艺术本身的昏聩。

  当人类失去神圣的罗盘,只能以自我为坐标的时候,无论向内还是向外,都不可能找到明确的方向。因此,岳敏君的笑脸绝非仅仅描绘了中国人的信仰真空。同样虚空的还有西方,那些徒有虚名的宗教徒仍然在为人本主义大唱赞歌。透过毕加索、杜尚、波洛克、沃霍尔等人的创作,我们可以看出,沉沦的西方早已百孔千疮。

  在人本主义导致的世界历史黑暗的洪流中,“我是谁?”的呼喊成了一个厄科式的回声。是的,当人类离弃了造物主,“我是谁”的问题必然永远没有答案。岳敏君作品中的自我认证因此就随波逐流,与变化的现实一样无法琢磨。那是人本主义大纛下工业技术的系统,它被种种标志和符号所包围。在自我的漂流中,岳敏君自己也毫无方向。尽管他意识到现实的荒诞,却无力挣脱这一牢笼。

  “人在笑的时候是不思考的,我认为越不思考就越快乐。”所以,在岳敏君的作品里,他大笑着,双眼紧闭着,既不思考,又不睁眼看。岳敏君用空洞、盲目的笑来排解内心的虚无,以达到一种精神的麻醉。

  人本主义使世界历史滑入黑暗的迷宫。只要人与神的同在隔绝,就注定是没有灵魂的躯壳。因此,无论西方还是东方,人本主义都使人迷失方向。“文化也是如此,不管东方西方,不同的文化类型都在不同的迷宫中。我们整天琢磨来琢磨去,想着怎么才能走出迷宫,可真有一天走出去了,发现又进到另一个迷宫里去了。永远找不到真正的方向。”,岳敏君如是说。

  不错,不同的文化类型都在不同的迷宫中。而自从世界历史进入现代,人本主义就成为人类共同的迷宫。因此,岳敏君的笑脸绝非仅仅是中国人的写照,而是一个带有中国烙印的当代社会的偶像。

  当代社会就是一个偶像社会,当代文化就是偶像文化,而自我已经成为当代人的偶像。这个偶像是一个空洞的偶像,因为它不能赋予生活以实际的意义。岳敏君认为,作为丧失了旧的信仰、又找不到新的方向的一代人,主导我们的其实是一种空虚和无聊。

  事实上,信仰没有新旧之分,对于中国人来说,从来也未曾有过真正的信仰。因此,所谓新的方向,只是一个文化学意义上的梦想。

  但无论如何,岳敏君终究还是认识到当代的文化是一种末世文化,并且这种文化即将毁灭。尽管岳敏君说不清即将毁灭的是一种什么文化,但我可以十分明确的指出,即将毁灭的文化正是人本主义这一现代历史的精神根基。

  尽管岳敏君本人并未清晰地意识到人本主义之殇,但他的作品本身却昭示了这一残酷的现实。


标签: